夢的起點

 

這個故事的起點...

 

 

 

『娃娃!』一個很漂亮的女生在機場的咖啡廳外面對著坐在外圍的女孩子喊著。

    

『啊,淑玲、快來快來!』那個女孩子就是娃娃。

 

娃娃胖胖的但是很可愛,看起來應該才16~7歲吧~

   

淑玲是屬於很美豔的那一型,身材很好又很聰明。

   

『呼、我沒有遲到吧。』淑玲看著娃娃說,慢慢坐下另一個位子。

   

『沒有、早的很呢。』娃娃喝著奶茶、吃著小蛋糕,悠悠哉哉的回答淑玲。

 

『你要來點嘛?』娃娃指著桌子上的餅乾塔。

 

『不了,我怕胖!』淑玲瑤搖頭。

 

『沏!怕什麼胖、在我面前說怕胖!你故意的吼!』娃娃故意裝的很生氣說這段話,可是她的娃娃臉跟笑臉讓人完全不覺的她再生氣。

   

『你真的不適合兇人耶、太可愛了!』淑玲笑著說。

   

『對啦,如果知道可愛不能兇人我應該長的粗壯一點!』娃娃笑著說。

   

『哈哈哈!如果你真的很粗壯、應該也沒人給你兇了吧!跑都來不及了!』淑玲笑的可樂了。

    

『對啦,對啦,不要笑了!你等一下準備好了嘛?應付的來嗎?』娃娃忽然很認真的說。

    

『OK的。我英文可比你強多了!』淑玲又一臉想偷笑的臉看著娃娃。

   

『忽然覺得找你來是不是找錯人了,一直笑我!』娃娃故意說的很傷心的樣子。

   

『好啦!不鬧你了,那個人什麼時候到?』淑玲一邊招手叫服務生過來。

   

『應該再過幾分鐘就會出現了!』娃娃又裝的很認真的樣子,還掐指算時間。

    

『哈哈哈!你以為你是算命師嘛?還掐指。』淑玲忍不住一個很大聲的笑出來,又馬上忍著,為了不破壞她的美女形象。

    

這兩個人就這樣閒話家常了一番,不時還會傳出笑聲。

   

就在這個時候。

    

『Sorry, I am Draco 。 May i ask that who is "娃娃"?』有著一頭金髮、灰藍色眼睛的微微胖胖、壯壯的男孩子出現了。

          

淑玲站了起來。

    

『Is she!』淑玲手比向娃娃『I am her schoolmate。』淑玲說的很流利。

    

娃娃站了起來,點了一下頭但是不敢抬頭看他的臉,只偷偷看了一眼他的身材。

    

他好像有點胖耶,我都這麼胖了,如果單獨跟他待再一起會有很嚇人的﹝效果﹞吧!呵呵!

    

淑玲跟那個自稱跩哥的男生談的很高興,不過對話都是英文娃娃完全聽不懂。

       

而且她發現本來對跩哥‧馬份沒什麼興趣的淑玲,臉上居然有著很自然的微笑、羞雀,難道她對他"一見鍾情"了嗎?

    

雖然人是我約的,但是看在淑玲好像真的很喜歡他,我也插不上話、先離開好了。

    

『I am so sorry 。 i 完了go a 位,你們慢慢聊,掰掰!』最後一句是對著淑玲說的。

    

『妳咬走熱嗎?』那個跩哥說。

    

『蛤?!』娃娃完全沒想到他會說中文。

    

淑玲也呆了一下,隨即又透出更滿意的微笑。

    

『你 咬走熱 嗎?』那個跩哥再重複一次。

   

『恩,對。』我忽然好想留下喔!『想說,你們聊的很高興。我想先離開一下!』娃娃臉上透漏著錯失良機的表情。

    

『豪巴,掰掰唷!』那個跩哥跟娃娃揮揮手,不過他沒略過娃娃離去時臉上失落的神情。

   

『娃娃,路上小心唷!』淑玲高興的揮揮手,完全沒注意到娃娃的表情,而且好像以為她要回家了。

   

    

娃娃無力的在百貨公司亂逛,過了十幾分鐘,她忽然想到,撥了一通電話給淑玲。

    

『喂、淑玲,你們還在聊嗎?』

    

『恩,他跟我在百貨公司(中間加雜著吉他的聲音)』

    

『他再彈吉他嘛!?』

   

『喔,對呀、他說他很會唱歌,要唱給。』

   

『你們在幾樓!』娃娃沒等他說完。

   

『我、們在、F3,你要來嗎?(喀!)?居然掛了?!』淑玲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手機顯示通話結束。

    

娃娃剛好在F8,往樓下走快很多。

   

才過沒一分鐘,她已經到了吉他部的門口了。

   

喘口氣就忙著打開玻璃門。

   

他正好才剛要開始彈下一首,就看到娃娃氣喘吁吁的衝進來。

    

『你、在唱歌、嗎??』娃娃很喘的問。

   

『Ya!握很喜歡自蛋自嗆。』那個跩哥回答。

   

『我!可以、聽嗎??』娃娃眼中滿滿的期待。

   

『你聽勾握嗆歌?』這下換那個跩哥表情很興奮了。

   

『嗯!我在油吐筆看過你的影片!』娃娃很高興的說。

    

那個跩哥把吉他放在一邊,衝上前緊緊抱住娃娃。

    

淑玲在坐在後面的沙發上滿臉的疑問。

   

娃娃則是一臉驚訝被他一把抱住。

    

『握豪高興!居然有胎灣人聽過握嗆的歌!真的豪高興!』

    

他身上的香味好好聞,而且雖然看起來壯壯胖胖的、但是很精實。

    

忽然娃娃很想學吸血鬼吸血一樣,吸取他身上滿滿的男人味。

   

忽然!!

   

他抓住娃娃的肩膀,把她拉開。

    

   

但是不是厭惡的把她拉開自己身邊,而是想到有比抱抱更要緊的事可以做。

    

只見他一臉興奮的對著娃娃說『握嗆哥給你聽豪嘛?』

   

『好!』娃娃想都沒想就點頭。

    

他拿起剛才的吉他,直接盤腿坐在地上開始彈。

   

『 ˙ - ~ ˋ ˊ ˇ ˋ 』 (這邊是音符的"感覺"~因為我不確定音XD)

    

娃娃光是聽前奏就知道,他要唱"If You Could Be Anywhere "

    

滿臉藏不住的高興、身體跟著節奏搖擺。

   

『 If i had a plane,then where would i fiy to , .......... 』

   

某些地方還一起唱,娃娃真的超高興、超興奮的。

    

最後,連淑玲什麼時候離開的都不知道。

   

    

    

場景換到火車上,原來淑玲決定回家了。

   

淑玲跟娃娃都是從比較偏遠的地方跑到機場去接他的,所以要回家只能坐火車。

    

   

    

但是,

   

他們絕對不知道他們搭上的這台車不是一般的火車。

   

     

    

    

美夢開始變成惡夢。

   

這台火車一路上都很正常,但是車上只有兩個乘客,就是淑玲跟娃娃。

   

詭異的事情就從火車進了山洞開始。

    

這輛火車只要一到沒有陽光的地方就開始360度大旋轉,不然就是直接開到牆上。

   

這段路居然有五個山洞。

    

過了第二個山洞娃娃就發現。

    

這台車只在山洞裡面橫衝直撞,可是只要一出山洞口照射到陽光就變回正常的樣子。

    

兩人決定跳車,可是又怕在山洞裡面跳,萬一列車忽然又亂衝亂撞,是該躲到哪裡去,於是決定再出山洞的瞬間跳車。

   

到了第三個山洞,娃娃忽然看到剛才那個跩哥騎著掃帚對她伸出手,於是第三個山洞沒跳成。

    

再次緊緊抓牢窗戶的邊邊,每當車子反轉就差點掉下去。

   

遠遠的發現前面有亮光,應該快到第四個山洞了。

   

兩個人準備好,跳!!

   

淑玲平安無事,但是娃娃,

   

胸口左邊再心臟的位子被一支折斷的樹枝穿過!

   

血流了一地!

   

昏迷前娃娃望向天空看到跩哥騎著掃帚一臉驚恐的對著自己俯衝過來。

   

最後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

   

為什麼、會有這麼粗的樹枝,倒楣透了!傷口看起來怎麼有點像龍啊?瞎爆了!

      

娃娃倒地前露出一個微微的笑。

    

    

-----------------------------------------------

    

   

『赫!』娃娃在自己床上醒來,看看外面天色、在看看鬧鐘,早上9點多了。

   

『作夢嘛?』娃娃抓一抓自己的頭髮。

   

『也太真實了,心臟都覺得痛痛的勒!真瞎,哈哈!』後來娃娃就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繼續過日子了。

創作者介紹

♡愛發呆♡媽咪 Jang Jie-Yin

愛發呆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