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夢中尋找你

 

 

『放開我!!』有一個50幾歲的老阿伯趴在小女孩身上,強行脫光她的衣服,小女孩嚇的大叫。

   

那個阿伯怕小女孩叫的太大聲會引來鄰居注意,用一隻手捂著她的嘴巴。

    

那個女孩默默的掉著眼淚,雖然一直努力想把他踢開、逃走,無奈體力跟那個阿伯比不上;她忽然想到可以先咬他的手,這樣就可以叫救命,馬上就咬下去。

    

『啊!他X的!X!』那個阿伯手痛縮了一下,但是隨即對她打了一巴掌。

    

『啪!』正要張嘴的她,忽然被一個巴掌把她打的暈頭轉向,嘗到口中的鹹味發現自己流了血。

    

那個阿伯檢查自己手掌的傷勢,讓她有了時間反應想起學校教過的防身術,她趕快把那個老阿伯的重要部位用膝蓋大大力的頂了一下,阿伯吃痛的彎下腰來,又伸出手掌用掌心對準他的鼻子直直的打下去,趁他痛的張不開眼睛從他身下爬出來,拉好衣服抓了一個放在門邊的皮包跑離開家。

    

那個小女孩就是娃娃,衣服就這樣被扯的破破爛爛的,可是她滿腦子都是剛剛差點被奪走純潔的恐懼感。

    

看了看手錶,半夜1點15分,因為太晚了沒火車可以搭只好走到離家1個多小時的野雞車車站。

    

不過那個女站長剛好認識她的媽媽,打了電話給她媽媽報告狀況,之後跑來跟她說。

    

『娃娃,你怎麼用成這樣還要自己搭車回鄉下啊?我剛剛打電話給你媽媽了,她說等等來載你回家喔!』那個自以為好心的女站長絕對想不到自己是幫了倒忙。

    

娃娃眼中泛著淚,本來以為是媽媽要來接她,安心的待再車站等了一個多小時。

    

『叭!叭 !』有一台機車停在門口按了兩聲喇叭。

    

因為聽的出來是媽媽的摩托車,娃娃沒看人就走了過去。

    

『你媽媽,叫我來接你!』講話的人是剛剛把她壓在地上的老阿伯。

    

娃娃看到出現的人是他,剛才的畫面又出現在她面前。

    

她很愛她的媽媽,她媽媽交代他要叫眼前的伯伯"爸爸",她就照做,要搬去跟他們一起住也照做,他們不高興叫她回鄉下爺爺家她也都會乖乖照做;不管發生什麼事,她只想著不要讓媽媽傷心。

    

可是現在發生這種事!我真的受不了了!為什麼媽媽沒有來?娃娃站在車站門口流淚不敢走過去那個伯伯身邊。

   

那個伯伯看她不肯動直接下車想去把她抓上車,這個舉動反而讓娃娃驚醒。

    

『拜託你!幫我報警!不要讓我跟他離開!』娃娃衝進車站對著女站長說。

    

『唉唷,不用擔心啦!你看看你這個樣子,還是先回家吧!你爸爸不會再罵你了啦!』那個女站長看著眼前慌亂的娃娃,還以為是娃娃怕被罵。

    

『他不是我爸爸!』娃娃生氣的指著正要衝進車站的他。

    

『就是他把我搞成這樣的!』娃娃不想在縱容他了,因為這不是第一次了;第一次是在娃娃國小的時候,他居然拿著娃娃的手幫自己XXX,而娃娃的媽媽卻拜託她"不要跟別人說唷,爸爸只是摸錯人了",之後娃娃傷心的回爺爺家住了一陣子;第二次是國中之後,媽媽說他再也不敢了,請求娃娃跟她一起住,結果又趁娃娃睡覺時想對她不禮貌;現在她已經高中了,這些事她都藏在心理,她以為這樣是在保護她媽媽,卻不知道,這樣其實是在讓那個伯伯變本加厲的欺負她。

    

『求求你!幫我報警!』娃娃很激動的拜託女站長。

    

當然車站也有其他人,也都注意到這女孩的狀況,可是沒人站出來幫忙;因為他們覺得,這邊人很多啊!她不會有事吧!如果那個老伯再怎麼樣我才伸出援手。大多數人都是這個想法!

   

雖然女站長也幫忙報了警,可是警察也不可能馬上到達現場。

    

結果那個伯伯可能感到丟臉而變的更火大,直接把機車騎進車站,把安全帽丟向離娃娃最近的路人然後把娃娃直接拉上機車前座騎走了。

    

車站裡的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沒人知道該怎麼辦。只有兩個比較有體力的慢半拍的追了出去。

    

娃娃在機車上一直亂動,不顧自己是不是會摔車只想離他遠一點。

    

就在一個轉彎娃娃剛好把伯伯的手打掉,兩個人直接"雷殘"!

    

(對不起!我忽然忘了這兩個字國語怎麼寫!)

      

 娃娃卻昏過去了,還好剛才慢半拍的兩個人趕到把她帶離了虎口。

    

在娃娃昏過去的時候,她又做了一個夢。

    

    

     

『嗨!』娃娃對著跩哥打招呼。

    

『娃娃,你怎摸在這離啊?』跩哥高興的看著她。

   

『我也不知道耶!』娃娃笑了笑,忽然覺得胸口痛痛的,不過她沒注意到身體開始有了變化。

    

『咬聽哥嗎?』跩哥不知道從哪裡拿出吉他。

   

『好呀!不過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娃娃忐忑的說著。

    

『吻吧!』跩哥爽快的答應了。

    

蛤!要問問題要吻一下喔?!娃娃閉上眼睛,把嘴巴噘起來等著想像中的溫柔。

   

『哈哈哈!』耳邊傳來跩哥的笑聲。

   

娃娃張開眼睛噘著嘴巴不解的看著跩哥。

   

『握室說,請吻我吻題吧!』跩哥忍著笑。

   

『啊、哈哈、抱歉抱歉!我是想問你,為什麼、你會比我記憶中還要"壯"了一點?』娃娃說到壯那個字還吞了一下口水。

    

跩哥安靜的看著她,娃娃還以為她生氣了,瞇著眼睛準備被罵。

   

『你也基道握是演員吧!握演了豪久的嘿利波特,一直斗是生病、白蒼蒼、不健剛的樣子,SO 我就古意讓自己變壯了一顛兒。』跩哥笑著看著娃娃。

   

『握豪高興,由人吻握這個吻題!』跩哥牽著娃娃的手說著『換握、咬吻你吻題!』跩哥的臉離娃娃好近。

   

『恩、你、你吻!不是不是,你問!』娃娃緊張到說話都怪怪的。

   

『告訴我、你的名子,真正的名子。』娃娃緊張到沒發現跩哥說話的外國口音不見了。

    

『我、我叫做、牡丹,姓金、名牡丹。』牡丹覺得跩哥真的離自己好近,好像快親到的一樣。

   

眼神越來越迷糊,瞳孔中的跩哥也越來越放大。

   

跩哥對著牡丹的額頭給了溫柔的一吻。

    

『我在等你,等好久了,金牡丹。』牡丹眼睛閉了起來,最後聽到一句。

   

『接下來的路程會很辛苦,我在這裡等你!』好像是跩哥的聲音,因為最後變的越來越小聲牡丹都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聽錯。

    

    

    

    

----------------------------------------------------------

    

    

    

距離那件事情已經過了好幾個月,對於之前那些夢境也都沒什麼印象了,牡丹現在自己一個人在外生活,跟家人都完全沒聯絡。

    

    

她現在在機場等著出境,現在的工作是淑玲的助理,淑玲的爸爸是國際間很有名的總裁,淑玲因為能力很好高中剛畢業就擔任公司的行銷主管、會找牡丹是因為牡丹雖然能力較差,可是人緣極佳,這是行銷很重要的一點;公司很多各國的VVIP就算完全跟她不能對話都會不自覺的很喜歡她。

   

等一下要去佛羅里達州的哈利波特魔法樂園接待一些VVIP,牡丹看著手中的機票,一次又一次的確認地點。

    

『你看夠了吧!』淑玲笑著對牡丹說。

    

『我真的、很不敢相信耶!』牡丹盯著機票很仔細的看上面的字跡,很怕自己被騙了。

   

淑玲拿走她手中的機票。

   

『拜託你!公司都包機了還有假的嘛!』淑玲認真的說著。

   

『可是、那麼多VVIP跟VIP為什麼我會有頭等艙的位子啊?』牡丹搶回她的機票指著頭等艙三個字問淑玲。

    

『因為你是我的助理呀。不是要我大老遠的走去後面找你吧!』淑玲笑著說。

   

『天啊!淑玲,沒有你我該怎麼辦!』牡丹抱著淑玲大喊。

   

『是爸爸看你表現好幫你升級的啦!如果不是你那些VVIP也不會那麼好說話呀!可是你在繼續抱著我,等等我們可能會被當成同性戀喔!』淑玲邊拍牡丹的肩膀說著。

    

就在這個時候機場響起了廣播。

   

『噔!噔!噔!噔!請班機DRACO-321的旅客,請到綠色的S-07門準備登機。』

     

 大家開始往廣播的地點集合過去。

     

是我聽錯嘛?我剛剛好像聽到、跩哥?而且、綠色S,不會是史萊哲林吧!?哈哈哈,難道是因為要去哈利波特樂園玩,特別訂製的飛機吧!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愛發呆♡媽咪 Jang Jie-Yin

愛發呆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