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不僅僅是夢…

 

 

馬份父母沉默的坐在聖剛果醫院前廊等著瑪莎露醫生的檢查出爐,沒人知道跩哥和那個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的小姐是為了甚麼雙雙昏死在房裡。

    

馬份父母試過好幾種方法,最後決定帶他們到醫院。

    

不過在醫院等了好幾天,瑪莎露醫生始終都沒有給他們一個交代,總是說著:我再看看,我再看看…

 

如果連聖剛果的醫生都處理不了,那他們還能找誰呢…

 

夫妻倆坐在椅子上,雙手緊緊的握著對方。

    

由於瑪莎露醫生檢查不出原因,又擔心接觸病人會有危險,說甚麼都不肯讓馬份夫婦進到病房,這讓他們夫妻倆感到更加的難過。

   

今天是他們陷入昏迷的第六天了,醫院裡最有經驗的索多利醫生終於出現。

    

他一聽到跩哥跟那女孩的症狀二話不說的消失在醫院的火爐中。

   

等到他再次出現,已經是三天後。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索多利醫生帶著一本看起來破舊不堪的木雕書再次出現在醫院的火爐裡。

     

『你們快跟我來。』索多利醫生把瑪莎露跟馬份夫婦一起叫進病房。

     

一進去就先把木雕書小心的放在茶几上,再把整個茶几移到病房的正中央。

    

『在這邊…來,你們看!』他慢慢打開到第五頁,手指推了一下鏡框。

    

書裡面寫的是很古老的字體,在場只有索多利醫生讀得出一部份。

       

『把混血變成…純…純血、施者之壽夢…抱歉,我是說壽命、從…此變成生命共同體、昏迷…1…1…應該是10天。』他指著書上的單字,看得懂得一個一個的翻譯。

      

他抬頭看看他們的表情,只看到三個川…

      

『大概是說,這女孩原本是混血、從現在開始他變成純血巫師。再者,這兩人的生命將永遠互相牽連,他生她就生、她死他就死。』索多利冷靜的說出這段話。

       

不過他面前的三個川,還在…

     

 

『不過…好消息是他們明天就會清醒了!其他的以後再說吧。你們可以帶他們回家了,喔…剛醒來他們可能會有點昏、有點呃,除此之外就沒事了。再見。』索多利帶著他的木雕書,快步的走回辦公室了。

       

『嗯…那你們等一下去櫃檯辦手續吧,然後就可以回去了。』瑪莎露輕鬆的說完就離開了。

     

『明天…』魯休斯摸著跩哥的頭髮看著水仙握著跩哥的手。

     

『我們回家吧。』水仙笑著說。

       

        

-------------------------------------------------------          

        

牡丹醒了,可是看不清楚,只是覺得四周都亮的睜不開眼睛。

     

牡丹感覺自己從床上站了起來,可是馬上就撞到了疑是椅子的東西,因為看不清楚動作變得有點像瞎子一樣摸來摸去。

      

『有人嗎?有人在嗎?』左邊好像比較亮,應該是電燈或窗戶之類的…我往右邊走看看好了。

       

再撞倒了一個花瓶、一個水桶、在一張椅子之後,終於摸到了門把,視線也慢慢分辨的出顏色來。

     

『有人嗎?有沒有人在?』開門的時候感覺到一陣強風,抓緊門把慢慢的打開,牡丹也慢慢的探頭出去。

     

這是室外?現在是晚上?這邊風好強。

     

『小姐。』水仙站在另一邊的門邊。

     

『快進來,外面風很大的。』水仙身後跟著一個男生,手上端著小托盤,上面放了幾樣小點心跟茶水。

     

牡丹往回走,回過頭只看的到一個人型的影子。

     

『你好…我是牡丹,請問你是?』只能看出模糊的人影穿著綠色衣服

   

『我是馬份的媽媽。可以跟你聊聊嗎?』水仙先是禮貌性的點點頭,接著直接坐在床邊的椅子上,像是不許牡丹說不一樣。

     

『原來是伯母,伯母你好,你想問甚麼儘管問吧。』牡丹笑著回答,也漸漸恢復了視力,雖然還是有點模糊,但至少比剛剛還來的清晰些。

         

牡丹緩慢的移到床邊,但是也不好意思在長輩面前直接坐在床上,便站著。

      

『坐著吧。你身體剛好,坐著才不會不舒服。』水仙看她還算懂點禮貌,點了點頭,心裡感覺踏實了一點。

      

『謝謝伯母。』牡丹坐在連水仙最近的床邊。

     

『那就跟我說說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吧。』水仙把雙手靠膝蓋上,等著牡丹的回答。

    

『呵呵,其實說起來滿神奇的。』牡丹笑著說。

    

『說出來,或許你也不會相信。』牡丹看著水仙的眼神。

     

『說吧。我相信沒甚麼事會令我難以置信了。』水仙慢慢的說著,身邊還放著剛才樸人送來的茶跟甜點。

     

牡丹把這陣子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訴了水仙,水仙的表情從狐疑,到擔心、生氣、憂傷。

     

經歷說完了,桌上的茶點卻只有一開始動過

      

這段時間裡,牡丹的視力也已經恢復了,她看到坐在自己面前的水仙頂著一頭白髮、深鎖的眉頭,明白她對跩哥的所有憂心。

 

『原來是這樣,這些事情的確是很不可思議,不過還能理解你好好休息吧,其他的事、之後再說吧。』

     

『伯母,跩哥他…』牡丹著急的問。

     

『我說了…之後說吧。』水仙急忙著離開房間。

     

『啊…伯母…』牡丹追著出去。

     

『還有事嗎。』水仙稍微皺著眉頭。

    

『沒有。只是想向您說一聲晚安。』牡丹甜甜的笑著。

     

『好孩子,晚安了。對了、你才剛醒來,如果有甚麼需要的跟他說吧。』水仙指了指站在門外的男僕。

         

『喔…你好,我是牡丹。請多多指教嚕。』牡丹笑了笑。

     

那個男僕不說話,只是點點頭意似說知道了。

     

水仙也已經走遠。

    

『你叫做甚麼名子啊?』

    

男僕搖搖頭。

     

『那你知道跩哥在哪嗎?』

   

他還是搖搖頭。

      

『既然你不說,那就算了…那…我有點餓了,能幫我拿點吃得來嗎?』牡丹摸摸餓得在打鼓的肚子。

        

男僕點點頭就走了。

    

跩哥不知道怎麼樣了?跩哥她媽媽會來見我,應該是跩哥沒有大礙吧…可是沒有見到他心裡總覺得不放心啊…

      

不過…我真的不是在作夢嗎?我真的就在跩哥身邊了嗎?媽媽她…她…說的是真的嗎?

     

我心裡有好多疑惑啊…

    

才過十分鐘,男僕就拿著熱騰騰的飯菜出現了。

     

『啊…謝謝你。』牡丹高興的看著桌上的食物,正要開動卻發現那個男僕就站在門邊看著她。

     

『嗯…那個…我不知道你的名子實在不知道要怎麼叫你耶…』牡丹尷尬的放下刀叉。

     

『康威。』男僕默默的開口。

    

『你會說話啊!我還以為你不能說話…或是沒辦法說話呢。』

      

康威又只是點點頭。

    

『我知道了,原來你只是不喜歡說話。』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愛發呆♡媽咪 Jang Jie-Yin

愛發呆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