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森林裡一個跛著腳的女子丟下手中的港口鑰,想逃往森林的深處躲起來。

[哇~哇~哇~凹嗚~~~]嬰兒哭聲夾雜著狼嚎在滿月下出現。

一名女子抱著嬰兒在森林躲在樹叢裡小聲的安慰著手中的孩子。

[孩子...乖~爸爸...等一下就會過來了~一定會過來的...你不會有事的~媽媽在這裡]說完就在嬰兒額頭輕輕的吻了一下,儘管很喘還發著抖,還是想冷靜下來好讓抱著的小孩安心。

那個嬰兒竟也安靜了下來,雖然還是小小聲的在啜泣。

她把嬰兒臉上的布幔掀開像是要好好看著她的臉,在月光的照射下明顯的看到了不屬於人類的外貌,有著一對棕色眼睛、小小的鼻子、俏俏的嘴巴、還有.....滿臉的毛、狼的耳朵。

女子掀開了她的斗蓬~露出灰銀色的短髮,她是莎莉‧史泰勒,堅漄.灰背的妻子,也露出了她小小清秀臉上的血跡,溫柔的看著手中的孩子,心裏有著什麼樣的打算。

她臉上的血跡,看起來不像是她的血...

那會是誰的...

稍早...

[快走!跑啊!去港口鑰那裡,保護好孩子...]堅漄把莎莉推往廚房,自己往客廳走過去。

[焚銳.灰背!你不要太過分了!我可是你哥哥!]堅漄站在玄關擋著要攻擊自己女兒的敵人。

[你真是夠了~誰叫你不懂的選對的那邊站!跟著佛地魔王吃好穿好的,有什麼不好。]焚銳.灰背站在門口悠哉的說著。

[像他這樣胡亂殺人到底有什麼好的!焚銳,我拜託你清醒點,那是你的親姪女呀!]堅漄抓著焚銳的肩膀說著。

焚銳忽然看到莎莉抱著強褓中的嬰兒在廚房偷偷的張望,輕輕一堆就把尖漄撞上牆壁。

一個是殺人成癮的狼人,一個是為了家庭只補充最低條件的瘦弱狼人,雖然堅漄一直噗上焚銳,也一直被甩開來,步步逼近莎莉,堅漄一下就被丟的遍體淋傷。

莎莉一看自己的丈夫處於下風,什麼也沒辦法多想就抽出魔杖幫忙。

[咄咄失!]莎莉直接擊中了焚銳‧灰背,趕緊跑到堅漄的身邊把他扶起來。

[我不是叫你快走,你怎麼還在這裡。]堅漄感覺很不舒服的回答。

[我怎麼可能丟下你自己離開,我們一起離開,快!]莎莉看著倒在地上的焚銳,再回頭跟堅漄說。

[來不及了...]堅漄低下頭一邊發抖一邊小小聲的說。

[親愛的,你說什麼]莎莉沒注意到他的反應不太正常。

[走~~啊~~!]堅漄大喊一聲,身體開始膨脹、變形。

另一邊焚銳也開始站了起來,喘著氣。

[天啊...天啊...我居然忘了....]莎莉望著窗外,滿月。

下雨的夜裡...

莎莉跟一個高大的男人躲在夜行巷的角落,偷偷的不知道在做什麼。

莎莉像是要塞什麼燙手山芋給那個男子,看他一下搖頭,一下後退。

但是莎莉不讓他離開,甚至是跪下來求他。

最後那個男人心軟了。

把莎莉扶起來,接過他手裡的....嬰兒!!

莎莉不斷道謝到那名男子離開夜行巷,才施展消影術離開...

他回到屋子裡,把身上行頭丟到地上,仔細看看那名嬰兒。

[梅林的鬍子啊!我忘了問你媽媽妳叫什麼名子...]他坐到了火爐邊,忽然拍自己額頭說著。

藉著火爐的光看清楚了他的長相,那是海格。

創作者介紹

♡愛發呆♡媽咪 Jang Jie-Yin

愛發呆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