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份抱著艾琳在長廊上跑著,卻沒發現艾琳的頭髮開始變成銀色。

忽然他感覺懷裡的人兒體溫好像不見了,低頭一看。

[嗨!]銀頭髮的艾琳笑著把手搭到他的肩膀上。

馬份嚇了一跳,呆了一下。

[沒想上次的警告滿有效的嘛~來,放我下來。]銀髮的艾琳故意拍拍他的頭,讓他放自己下來。

[可惡!艾琳的腳傷的有點重,居然沒人發現!]銀髮的艾琳小聲的怒罵。

原來剛剛在亂跑的時候,有撞到奈威的大釜,不過只噴出一點點,所以都沒人注意到。

[你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敢這樣戲弄我!小心我叫我爸把你踢出霍格華茲!]馬份撥著被弄亂的頭髮。

[你才不會,不然你也不會緊張的抱著艾琳離開教室。]

[.......]銀髮的艾琳小小聲的唸出一段咒語,腳上的傷就消失了。

[你受傷了?!]馬份緊張的說。[啊~你怎麼會...居然消失了...]

[別擋路!]說著銀髮的艾琳就要回去找剛剛捉弄艾琳的人算帳。

[你知道你這樣去鬧後果會有多嚴重嘛!]馬份擋在銀髮的艾琳面前。

[我才不管不了那麼多,只要艾琳需要人幫忙我就會出現。]銀髮的艾琳推開馬份朝著教室跑過去。

[除非艾琳身邊有人能代替我守護著她...]銀髮的艾琳好像是故意要讓馬份說出什麼承諾。

我只能賭看看了,如果成功的話...

[等等!]馬份叫住她。

[你不用勸我了,就算不讀霍格華茲我們也可以活的好好的,在這邊反而被欺負的更慘!]

銀髮的艾琳背對著馬份,肩膀微微的顫抖。

太好了,大魚上鉤...好了!先不要偷笑...

[是不是...有人顧著她你就不搗亂...]馬份看著艾琳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希望艾琳永遠都不會離開自己。

[難道你要幫我保護著艾琳嘛!?]銀髮的艾琳轉過身來懷疑的看著馬份。

[...]馬份忽然覺得自己像極了一個被獵人盯上的獵物。

艾琳走近馬份,顛高腳尖讓視線不要差太多,近到好像要親到了一樣。

[難道你...想幫我保護著艾琳嘛...]

[喔~~~我~~~可能可以吧...]馬份別開臉。

[看著我!]銀髮的艾琳把馬份的臉扳過來。

她的眼睛...怎麼會是彩色的?!

你可以幫我保護好艾琳嘛!對我做出承諾...說出我的名子〝湛藍。海龍〞

銀頭髮的艾琳用奇怪的口音說出這段話。

馬份像被催眠了一樣,眼神渙散、呆呆的站著。

[湛藍˙海龍,我...跩哥˙馬份...在這邊答應你,以後會好好的...保護著、照顧著...艾琳˙海格,不讓她受到...傷害。]

馬份皺著眉頭緩緩的說出這段話。

不對,艾琳真正的姓氏是...艾琳。灰背]湛藍繼續用奇怪的口音說話。

 [湛藍‧海龍,我跩哥‧馬份在這邊答應你,以後會好好的保護著、照顧著...艾琳‧灰背...不讓她...受到傷害...]

馬份現在變成驚訝的臉,但是還是不能控制自己的嘴巴,說出那個姓氏還加大了一點音量。

[很好!]湛藍滿意的笑了笑。

[從現在開始~我只有在你沒做好承諾時會出現...]湛藍把手貼在馬份的胸口上。

今天的事情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就連艾琳也不可以說...

湛藍把頭靠在馬份的肩膀,頭髮、膚色開始變回原本的樣子。

馬份的眼神也不再渙散,身體開始可以動。

[嗯...]艾琳忽然整個人失去力氣,靠在馬份身上。    

[哎呀~]馬份也因為剛能移動身體,來不及撐住自己跟艾琳,兩個人倒在地上。

難道她什麼都不知道嘛?馬份抬起頭看著在她懷裡的艾琳。

馬份努力把艾琳扶起來,自己也站好,不過...

[你們兩個在這裡做什麼!]石內卜一臉鐵青的走過來。

[教授,我...我剛才...我忽然有點抬不動艾琳了,把她放下來休息一下。]

馬份本來想跟石內卜教授說出剛才發生的事,可是嘴巴就是不給他說出他想講的話。

[剛剛有發生什麼事嘛?]石內卜直覺感到怪怪的。

她有出現嘛?希望沒有...

[沒...沒有]馬份低下頭看著艾琳。

[走吧~我跟你一起去醫護室!]石內卜用了法術把艾琳送去醫院廂房。

一路上兩人都沒說什麼...

創作者介紹

♡愛發呆♡媽咪 Jang Jie-Yin

愛發呆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